“静静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孩子,不能让她没了颜面,只能对外说小芷是养女。小芷,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郝芷刚睁眼就听见这么一句,没来得及疑惑自己怎么坐在别人家的客厅里,就注意到了对面坐着的三个人。

  她对面坐着两女一男,说话的是那个男人,看着温和慈祥,实际道貌岸然,一看就不是什么心地善良的主儿。关键是,这人虽然天庭饱满、鼻梁挺直,但鼻梁整体太窄,鼻孔奇大,几乎要外翻出来,绝对是中晚年破财的面相。

  他左手边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面相也一言难尽,额头有斑、印堂狭窄、颧骨突出无肉,不仅自私自利,还克夫。旁边那男的后半生运势本就不好,摊上这么个老婆,只怕会提前家道中落。

  还有另一半那女孩儿,看起来就17、18岁,眼小无神,瞳仁更小,眼下留白,十足的小人面相,有意思的是跟这对夫妇看似一家三口,却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不知道是领养来的,还是夫妻双双被绿。

  一家三口都是倒霉相,郝芷一瞧,下意识就想离对方远点。

  她后退的动作看在男人眼里,就是在无声的**。男人眉心一皱,有些不高兴,但不知道想到什么,还是压着脾气,温和地说道:“当然,我们对小芷也很愧疚,会有相应的补偿。等明年你和静静成年,爸爸送你们每人一辆兰博基尼,还有盛大的生日宴会,庆祝小芷回家,好不好?”

  成年?回家?

  她不是就在自己家里睡的觉?而且她都已经20岁了,早就已经成年了好么!还有什么兰博基尼,这破车她家车库里都不稀罕放,什么玩意儿也敢放到她面前丢人现眼?

  郝芷仍旧处于懵逼状态,这时旁边突然有人说话:“你们……你们不能这么对小芷……还有静静,你不跟我们回家吗?”

  郝芷这才注意到,自己旁边还坐着一对夫妇。

  这对夫妇的面相也有点惨。为夫者天庭凹陷,一生事业不稳定,没有官运,为妻者倒是个旺夫的面相,两人低眉顺眼,看着老实憨厚,但运势不佳,极易受人坑害。

  奇怪的是郝芷第一眼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眉间还是一片黑云,马上就会有灭顶之灾的样子,现在黑雾却慢慢消散了,甚至隐隐有点红光,竟然是运势好转的兆头。

  不过他们说的话怎么这么耳熟?她总觉得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就在这时,郝芷忽然头疼欲裂,一段陌生的记忆仿佛洪水一般,一股脑灌进她的脑海。郝芷恍惚了一阵,立刻明白了自己的现状。

  她居然穿书了!

  穿的是一本真假千金文,讲的是两家人抱错孩子,多年以后相认,富的这家把真千金认了回去。可真千金回家了,假千金却仍旧留在富人家,理由是真千金体弱多病学无所长,处处不如假千金,亲生父母舍不得放弃精心培养出来的假千金。

  真千金明明才是亲生女儿,却被亲生父母厌弃,不仅对外身份是养女,后来更是被父母蒙骗,成为假千金校园霸凌的替罪羊,被受害者的亲属报复,成为全网黑的对象,被网暴抑郁致死。

  可笑的是亲生父母让她替罪的理由冠冕堂皇,说觉得假千金长到这么大才知道自己不是这家亲生女儿,受了委屈,需要弥补。

  当时看到这一段,郝芷气得直接破口大骂。

  都是被抱错的孩子,真千金在外面过了十几年的穷日子,什么都是假千金的,最后连命都没有了,在亲生父母眼里却不如这个鸠占鹊巢十几年的假千金委屈?

  真就你失去的只是生命,而她失去的却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呗?

  或许是为真千金打抱不平的想法太过激烈,郝芷穿进书里,恰巧就成为了这个跟她同名同姓的真千金。

  穿过来的时间也凑巧,这是真假千金第一次见面,双方父母准备认回自己的亲生女儿。

  郝芷对面坐着的正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生身父母和假千金甄静,身旁则是养了原主十七年之久,同样抱错了孩子的甄静亲爹妈,郝家夫妇。

  郝爸爸郝妈妈一脸期待地看着甄静,可惜这个亲生女儿却并没有他们想象当中那样想与他们亲近。听见郝爸爸这么问,甄静脸上有一瞬间露出了嫌恶的表情,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求助似的望向养父。

  甄正怀低咳一声,“这个嘛……”

  他思考着怎么开口,才能使自己说的话听起来没那么刺耳,身旁的甄夫人却没他那么多顾虑,眉毛一竖:“静静是我们当眼珠子一样宠大的,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恨不得什么好东西都捧到她面前。你们家什么条件,自己不知道?你们怎么舍得让她跟着你们家吃苦?”

  郝家确实经济条件不太好,甄夫人这话一出,郝家夫妇俩被戳中痛处,都不说话了,脸色涨得通红。

  “哎呀,你怎么这么跟人家说话?”甄正怀装模作样的斥责一句,“人家是静静的亲生父母,能不心疼静静?”

  一下子把郝家夫妇架了起来,好像他们想认回自己的亲生女儿,就是害了她一样。

  郝家夫妇嘴巴笨,哪儿斗得过做生意的甄正怀?急忙摆手说“没有没有,不是这个意思”。

  郝爸爸犹豫一会儿,迟疑的开口:“那小芷……”

  甄正怀又说:“至于小芷,她到我们家,我们肯定不会亏待她的。虽然对外说是养女,在家里吃穿用度都跟静静一样,还有小芷原本那个学校教学设备太落后了,我们也安排好了,就转去静静的学校。两姐妹一起上学,也有个照应。你们说是不是?”

  甄静上的学校是本市最好的私立中学,真正的世家子弟才能上的学校。普通家庭的学生除非学习成绩异常优异,有学校的奖学金补贴,根本负担不起学费和生活费。

  在甄家就能让孩子上最好的学校,郝家夫妇又犹豫了。

  郝芷是他们亲手抚养长大的,虽然物质条件上没办法给太多,但也是放在心尖尖上疼的。原本想着郝芷跟甄家有血缘关系,才不得不忍痛割爱,换自己的亲生女儿回家,可现在看甄家的意思,竟然两个女儿都不肯放手。

  那他们家怎么办?

  郝爸爸想说至少得还给他们一个女儿吧,但他们家确实负担不起这么高的教育费用。

  耽误了孩子学习,就等于耽误孩子的未来。郝芷本来应该是千金小姐,在他们家生活十几年就已经够委屈了,要是还害她落后于别的富家千金,他们的罪过就大了。

  甄正怀瞧着夫妻俩的模样,就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正准备再说两句,彻底击溃郝家夫妇的心理防线,从刚才开始便一直沉默的郝芷却突然开口了。

  郝芷眨眨眼睛,一脸天真的说道:“到底谁才是甄家的女儿?怎么听你的意思,好像我才是外来的人一样,回自己家,跟客人有一样的待遇,就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甄家夫妇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甄正怀还好,只是微微皱了下眉,甄夫人却飞快地看了郝芷一眼,眼神里完全没有看到自己亲生女儿的亲昵。

  甄静更是脸色铁青。

  “客人”这个词,绝对是在讽刺她!

  开什么玩笑,她从小在甄家长大,她就是甄家的千金大小姐,她才不是那种连一件名牌衣服都买不起的贱民的女儿!

  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有些凝固,郝家夫妇赶紧拉住郝芷:“小芷,你怎么这么跟……你的亲爸爸妈妈说话?快跟爸爸妈妈道歉。”

  甄正怀缓了缓脸色,笑了下,说:“不碍事。小芷年纪小,现在还不太懂事,以后我们慢慢教就是了。”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说郝家没教好郝芷。

  郝爸爸被他的话噎了一下,忍不住攥紧拳头,可又不敢跟甄正怀说什么,怕他亏待两个孩子,只好尴尬的笑笑。

  郝妈妈直接眼眶通红,把脑袋扭到一边,偷偷抹眼泪。

  郝芷瞧着原身这两个养父母,不知道是不是身体里残留的意识作祟,竟然有些心疼的感觉。她可不是那种能忍气吞声的性格,闻言当场就是一句:“原来我回家是不懂事,妹妹不回家就是懂事。那我知道了,爸,妈,这里不欢迎我,咱们走吧。”

  后面一句是对郝家夫妇说的。

  突然多出一对便宜爹妈,郝芷心里是不乐意的,但对面三个人的面相实在太倒霉了,说话又恶心,郝芷实在不想跟这些人待下去,只希望能快点离开。

  这一声爸妈直接把郝家夫妇的眼泪给叫出来了。郝爸爸眼睛通红地望着郝芷,却还惦记着甄正怀说的转学的事情,“小芷,可是……”

  郝芷一把拉住他的手:“爸,您永远都是我亲爸!”

  快走吧!再不走要倒霉了!

  郝爸爸后面的话直接被郝芷这句话堵了回去。回头看了眼甄静,这个亲生女儿从始至终就没有拿正眼看过他们,此时更是一脸仇视的看着他们,仿佛在埋怨他们的出现毁了自己富家千金的生活。

  他心中一痛,想到甄家这对夫妻对郝芷的态度,用力点点头,拉着还在担忧的老婆站起身,“好,咱们回家!”

  这窝囊气,他们不受了!

  一家三口扭头就走,甄家夫妇人都傻了,等反应过来,连忙追上去。

  “等等……站住!你们要把我女儿带到哪里去?”

  现在倒是知道谁才是亲生的了。

  郝芷不用看都知道,甄静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却压根没有搭理这家子**的心情,脚下走得飞快,到了门边正准备开门,忽然听见门外有人喊:“季先生,您怎么在这儿?先生和太太还在招待客人……”

  紧接着大门打开,郝芷跟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打了个照面。

  他生着一张好脸,鼻梁高挺、眉眼如刀,皮肤是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但即使坐在轮椅上,周身的气势也十分迫人,第一眼过去,竟然让人直接忽略了他坐轮椅的事实,忍不住心生畏惧。

  这人眼神阴郁深沉,正定定地盯着郝芷,看得她莫名其妙。

  他们认识吗?

  甄家夫妇看到男人,脸上有瞬间的狂喜,紧接着顺着他的视线扫到一旁的郝家夫妇和郝芷,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甄正怀当机立断,一把拨开郝家三人,挤到来人面前,躬着身子恭敬地喊了声:“季先生,您来了。”

  郝芷脑海里飞快闪过小说的内容,结合甄正怀的异常尊敬的态度,瞬间知道这个人是谁。

  季星淳,京城最大的世家——季家的掌权人。

全书网手机阅读地址https://m.qzguermei.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全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病弱真千金,玄学大佬穿成病弱真千金最新章节,玄学大佬穿成病弱真千金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